牧羊少年歷險記

關於部落格
帶著海豚守護神 我們一起浪跡天涯
  • 3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真實的真實


對於第一場戲的背景設置在北歐的安排,我是很滿意的。

 

不過可惜的是,前往丹麥的旅程卻是自己一個人開始的。女巫早在兩個星期之前已經抵達冰天雪地的奧斯陸,我只能耐著寂寞一個人上路。

 

18號開始,牧羊少年就從馬來西亞出發,搭車去到新加坡,然後從新加坡直飛香港。在香港待了兩天,乘坐午夜時分的荷蘭皇家航空的班機,前往阿姆斯特丹轉機至哥本哈根。出發前往夢想之地一共耗時三天,到了哥本哈根機場的時候,疲憊燃盡我探索丹麥的興奮之情。在我下機的那一刻,痠痛和睡意完全侵佔了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下肢因為長時間坐在狹小的座位上而開始軟弱無力、疼痛麻痺,肩膀和頸項也疼痛得讓我不知所措。

 

幸好CBSCopenhagen Business School)對於交換學生的照顧十分周到,每個交換學生的Buddy都會在你抵達哥本哈根的第一時間迎接你的到來。所以在初臨這個城市的時候,還是慶幸有芙蕾雅在等待著我。芙蕾雅是一個非常熱情的丹麥女生,英語也非常流利,總是擁有燦爛的笑容,讓人感覺非常舒服。

 

到了宿舍,我們遇見了比我早一天抵達的拉幕斯。拉幕斯是芬蘭來的交換生,樣子有點像High School Musical裡面的Zac Efron,不過表情沒有美國人那麼豐富就是了。不論說什麼事情,開心的或不開心的,拉幕斯臉上總是一派冷靜的表情。就連跟我說維修人員去他房間維修暖氣時不小心水管爆開,熱水灑滿了整間房間都像是通知我他剛剛去了一趟廁所那麼平常。天啊,如果是我的話,不氣憤至少也要有一點感嘆的語氣吧,但他似乎就像是北歐的冬天一樣非常的平靜冷淡。不過在他不動聲色的表情之下,你還是可以感受到他的熱情的。我喜歡北歐人的低調。

 

後來,我們三人就出發前往學校的International Office領取一些重要的資訊,再去社區服務的辦公室申請了我們的CPR-number(居留證號碼)和黃卡(社會醫療保險卡)。一路上,我的腦袋似乎還轉不過來,尚未切換成北歐模式,對於身旁如童話故事裡的房子、呼吸而冒出的白霧、路邊堆起的皚皚白雪、呼嘯而過的丹麥單車陣仗都沒有一絲興奮的情緒。十幾個小時的旅程幾乎把我的熱情磨盡,只好任由腳步雖著他們兩人緩緩尾隨。

 

 

大概也是因為公共交通昂貴的關係,芙蕾雅就帶著我們這樣沿著哥本哈根的人行道一直走,走了半個多小時的路才回到宿舍。中間去了一趟超市,規模不大,我只買了一些簡單的食物以防自己這幾天不會餓死。

 

再度回到宿舍,我們三人就在廚房弄了點東西吃,然後就在裡頭聊天。這個時候就碰見了一個早我一星期搬進來的澳洲女生。我住的這一個宿舍其實只不過是學校在外面租了一棟Apartment的其中兩層,我這一層也只有九間房間。大概是因為我們這一棟小宿舍在聖誕節假期以後所有人都搬離了,那個澳洲女生這一整個星期都沒有見到其他宿生,一看到我們就興奮地大喊:People

 

送走了芙蕾雅,我就開始打掃房間、收拾行李,一直到天黑(也不過四點)才大約整理好房間。晚上睡覺的時候,偶爾會被乾燥的口舌弄醒,只好飲水解渴。鼻腔乾燥得連鼻涕也會有血絲。

 

這就是冬天的北歐,來自熱帶雨林的我,感覺到如此不真實的真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