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少年歷險記

關於部落格
帶著海豚守護神 我們一起浪跡天涯
  • 3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歐初體驗


坐在MJ Coffee,我回憶著昨天哥本哈根下了一天的大雪。白雪撒滿了這個城市的每一個角落,路邊的房子像是佈滿糖衣的餅干,雪片順著微風在行人的身邊飛舞,而微顫的人們也在雪地上拖出長長的腳印,指引著回家的路。如此詩情畫意的美景。

 

但是,如此的美景,只限於你不出門的時候。今天下午,我翹掉了CBS的迎新活動,一個人步行到Lonely Planet推薦的咖啡館。即使只是十分鐘的路途,也破壞了這一場雪在我心里所產生的所有浪漫。雪後,哥本哈根的街道上會有工人駕著鏟雪車將馬路和行人道上的雪鏟到兩旁。但是,天晴之後,陽光擁抱大地,白雪便被太陽的熱情融化,化成積水。就算是尚未融化的雪,也會和塵土混合,形成咖啡色的冰沙,像是爛泥一樣惡心。

 

只能說,下雪就像一場整人秀,隔岸觀火是很令人興奮,但是如果置身其中,就恨不得轉身逃走。

 

沒關系,享受一杯好咖啡犒賞自己。點了一杯要價40克朗的卡布奇諾,我一邊心痛,一邊安慰自己:“一生就那么一次”。只能說,這就是北歐。

 

一邊喝著咖啡,我一邊整理了一下在哥本哈根的這幾天所感受到的北歐情懷。

 

前面三天,我都待在宿舍里,只因為不想面對屋外寒冷的天氣和昂貴的物價。乘著那幾天,好好認識了宿舍里的House mate。我住的這一層只有9間房間,其中兩個是丹麥人,其中兩間的主人尚未搬進來,所以目前一共只有五個交換生。比我早搬進來的澳洲女生瑪達麗娜經常躲在房里,所以我們沒有甚么交流。而拉慕斯則是一個認真樸實的芬蘭男生,因為是北歐人,所以可以“猜懂”丹麥文,在出門、買菜的時候幫我很多,也教會我很多。而稍後搬進來的圖爾加是一個土耳其裔德國人,在荷蘭念書。圖爾加非常熱情開朗,英語非常流利,也很會開玩笑。經常看到我就“Hey Man”,像個美國人一樣,是我們宿舍里面最活潑的人。而另外一個女生茱莉是華裔法國人,英語不太好,所以不太說話,但是經常會說一些很都逗趣的話。因為我們只有一個廚房,出入都會經常碰面,所以有機會都會一起待在廚房聊天(但是通常都沒有那個澳洲女生)。

 

到了星期天,我約了Buddy芙蕾雅出去逛逛哥本哈根。芙蕾雅一樣永遠那么開朗,像是北歐寒冷的天氣里一顆溫暖的太陽。我們在哥本哈根逛了大概兩個小時,她帶我參觀了丹麥皇室的阿美琳堡皇宮、哥本哈根的“自由區”克里斯蒂安尼亞(Christiania)、哥本哈根法院等等。一路上我們都在聊天,芙蕾雅就告訴我很多關於丹麥的情況。比如說丹麥人的薪水幾乎一半都要拿上去繳稅,但是他們的社會福利制度保證他們的教育和醫療全部免費。這種制度有人覺得很好,至少生活受到保障、不需要為教育醫療花錢,也有人覺得政府照顧太多、稅收太重。窮人和富人依照自己的收入繳稅,然後由政府統一所有的教育和醫療支出,達到幾近理想的社會主義。

 

北歐的大學生念書都不需要學費,而且每個月還有政府津貼(比如芬蘭的拉慕斯每個月都有500歐元的津貼)。而大部分的其他國家,許多學生則因為教育費的問題沒有辦法追求更好的教育。除此之外,其他國家的人幾乎都需要買醫療保險才能保障自己有能力支出任何龐大的醫療費用,很多窮人就是因為沒有保險負擔不起醫療費用而導致許許多多悲劇的發生。但是在北歐,政府會負擔你的醫療費,而且還會照顧你直到病(或傷)完全痊愈。這種秉持人人公平的治國理念是好是壞倒是見仁見智,但無可否認的是,在這種制度之下,每個人都會受到良好的照顧。

 

我倒是覺得,北歐這種制度的產生不是所有國家都可以模仿的。是因為北歐人都有一種共同的理念,信仰的是同一種平等主義,這一種制度才會自然而然的產生。每一種社會制度不是沒由來的說要就要,而是順應當地的資源和環境、人們在相處之中逐漸磨合出的默契,進而達成一致的意見,才能產生一種制度。如果將這種社會福利制度移植到其他個人主義強烈的國家,我很質疑其成功的可能性。如果每個人都在想辦法逃稅、或時不時游行示威要求政府下臺,這種制度根本無法完美運作。

 

而且北歐人的平等和我們的平等是不一樣的。我們口中的平等是指每個人都受到“一致”的待遇,但北歐人的平等是受到“同等”的待遇。舉個例子,拉慕斯告訴我,在芬蘭超速駕駛的罰款是根據你的薪水來決定。我們的平等告訴我們無論是什么人超速駕駛都要罰同樣的數目,但北歐式的平等保證了富人不會因為有錢而無視罰單的存在,窮人也不會因為罰款數目太驚人而耗盡家財。

 

這樣的公平的確是伸張了社會的正義,鋤強扶弱的精神徹底地體現。那一種“老子有錢老子最大”的暴發戶精神在北歐完全不管用,沒有人會因為你有錢而覺得你很偉大。確切地說,在北歐,沒有人會覺得誰是特別的,因為每個人都是平等的。

 

接著星期一,迎新周開始。其實,CBS的迎新活動很充實。但是,初臨此地的我時差還沒調過來,晚上六七點的時候我就開始疲憊,因此參加晚上的活動時,我總是想念著我的那張床。喝完了咖啡,我忽然想到,如果北歐真的是那么堅持平等主義的話,那么,請問可不可以將我的迎新活動,依照香港時間來進行呢?或者,按照馬來西亞的物價水平來買東西呢?

 

我想,大概是北歐的咖啡太香,把我熏醉了吧。

 

牧言牧語:

1.所有的價格均是丹麥克朗(DKK),換算成港幣請乘1.5,馬幣請乘0.7

2.克里斯蒂安尼亞(Christiania70年代開始就被嬉皮士占據的地區,他們企圖在哥本哈根建立一個社會試驗的自由城。丹麥政府企圖掃蕩這個集中嬉皮士、吸毒者和罪犯的地方,但是都不成功。 延伸閱讀:http://qkzz.net/Announce/Announce.asp?BoardID=16400&ID=30676

3.雖然說丹麥物價遠遠高過香港,不過香港還是有比丹麥貴的東西的,就是房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