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牧羊少年歷險記
關於部落格
帶著海豚守護神 我們一起浪跡天涯
  • 34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博德的下午

挪威國鐵的火車并不是不舒服,但是大概是興奮過頭的關系吧,我一整夜都沒有睡好,經常會被驚醒。但我知道旅行最需要充足的睡眠,因此無論如何都乘睡意未消之時,閉著眼睛強迫自己多休息。等到早上七點陽光照進列車後,我才褪去所有睡意。

 
為了逃避牧羊少年的抗議而認真拍照的女巫

等到女巫醒來時,我第一件事就是找她算帳。話說那一晚,當牧羊少年睡意沉沉之時,忽然有雙手狠狠地把牧羊少年的眼罩搶走。原本沉睡的少年驚醒以後,一臉緊張地在黑暗中擺出詠春拳的起手式,以為發生了什么事。一旁的女巫調整著睡眠姿勢,並用著模糊不清,顯然半睡半醒的語調敷衍地說到:『我的眼罩不見了。』然後就倒頭大睡,留下一臉錯愕的牧羊少年。牧羊少年知道將沉睡中的女巫吵醒簡直就是激怒睡火山,迫于無奈,只好翻箱倒柜將背囊里的私人眼罩拿出來。

 

『我眼罩不見了嘛。』睡醒的女巫辯說道。

 

『你眼罩不見了也不可以隨便搶我的眼罩啊。就算你知道我會給你,你也拜托先拍醒我,然後再跟我說,叫我給你。但是你這樣直接搶走我會嚇到的耶。再說,你的眼罩怎么會不見?』

 

『但是就不見了嘛。』睡眼惺忪的女巫還有扮可愛來博取同情。

 

『怎么會突然不見了呢?你不是在睡覺嗎,怎麼可能突然不見?而且不是我說你,我真的有被嚇到,你可以先把我叫醒再搶過去……』牧羊少年開始展開他最擅長的疲勞轟炸。在接下來的旅程也不斷地拿這一件事來調侃女巫。

 

不過這樣的對話并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女巫總是會很努力地轉移話題,甚至完全忽視(Ignore)我的抗議。到最後,沒有辦法之下我也只能放棄投訴。

 

接下來,注意力轉到窗外如詩如畫的風景去。

 

早晨的陽光是溫暖的,儘管我坐在車廂內,我依然可以感受到陽光照射在臉上微微散發的熱量,那是一種舒服的溫度,就如咖啡館裡那一杯卡布奇諾一樣暖到心底的那種。天空之下,是一片連綿的雪山,聳立在幽藍的海平面旁。雪佈滿了山的每一角,乍看之下,像是蛋糕上的奶油。而光禿的樹木,就是奶油之上零散的巧克力塊。那三三兩兩的彩色木屋,是撒在蛋糕的糖粉了。我被這美妙的風景給吸引住了。

 

果然要領悟大自然而創造出來的壯麗山河,挪威是北歐的不二之選。

 

丹麥人常形容自己的土地扁平得像是一片薄餅,因為全國的地勢高度平均只有海拔30米,即使是最高處也直不過是海拔173米。在哥本哈根的時候,熱愛海洋的我特地挑了一件靠近海岸的宿舍,但在哥本哈根遊走了好一些日子之後,我依然有一種隱隱約約的缺憾。直到來到挪威我才發現,原來山與水的結合才是最完美的搭配。在挪威,即使是在海岸旁,你也可以看到遠處起伏的山巒,群樹四處林立,房屋錯落有致,形成一幅優美的風景畫。缺乏高地的丹麥,在海水的渲染下有浩瀚無邊的瀟灑隨性,卻永遠缺少一種一覽眾山小的豪邁壯麗。

 

坐著火車,我和女巫慢慢欣賞這無與倫比的風景。偶爾拿出相機對著窗外的那一番天地按下快門,都是漂亮得不得了的照片。

 


如過多一個簑笠翁的話,大概就有『獨釣寒江雪』的意境了吧

 

終於,火車到了挪威國鐵的最北站,博德(Bodø)。

 

火車上的風景


我們搭的夜班車

 

飢餓的兩人一下車,就朝著食物的方向奔去。博德也不算個小城,至少以挪威的標準來看,是這樣沒錯。一如其他城市,食物的價格還是我們倆高不可攀的境界。每每到了一個餐廳,我們總抱著一絲的希望覺得說不定這一家餐館有特價的套餐,但最後都會相視搖頭,默默離去。最後到了一家購物中心,找到了符合我們預算的漢堡王(Burger King)。這家漢堡王位於地下的用餐區非常大,而且裝潢也相當精緻典雅,如果帶上一本書的話,倒是可以耗上不少時間。可惜我們在旅途中,沒有帶上任何閱讀物,除了一本Lonely Planet。不想花錢的我們,在Lonely Planet找到了可以免費上網的社區圖書館,二話不說馬上帶上背包走人。

 

一出百貨中心的門口,就下起了大雪。博德的雪倒和我以前看的有點不一樣,顆粒非常粗,像是經常會拿來冒充雪的保麗龍一樣。一開始看會覺得很可愛,但是看久了竟然讓我聯想到樟腦丸,於是開始覺得噁心。

 

在圖書館待了好幾個小時,我們倆就幾乎把圖書館當成自己的家一樣。圖書館面積不大,不像大型的圖書館那樣嚴肅整齊,反而像兒童圖書館一樣色彩繽紛。我察覺到,當地為數不多非洲裔移民似乎也經常到這裡上網。在北歐一帶遊走,發現其實移民還是相當多,尤其是中東移民。非洲裔移民在丹麥不常見,但據女巫說挪威還是經常可以看見的。他們看起來比較像是初到此地的移民,連挪威語都不會說。大概想要省點錢,就到圖書館上網。

 

等到差不多接近輪船出發前的一小時,我們就到超市買食材。據說在Lofoten的貨物會比本島的貴,所以想省錢的話,就儘量多帶一點食物過去。提了一大袋的食品,我們便向碼頭出發。對著落之不盡的大雪,我們深切盼望在Lofoten可以有個燦爛的大晴天。

 

大約十分鐘,我們走到了碼頭的等候間。說起來真奇怪,碼頭有很大的櫃台,也有很舒服的等候間,但是在這應該是工作時間的大白天,卻沒有半個工作人員,只有另外兩個貌似乘客的女人。總算有人陪伴,我們也不怕會錯過那班船。等候期間,我們依慣例很可憐地在一旁啃麵包配芝士(這就是我們的省錢之道)。

 

不久女巫去上個洗手間,無聊的我則在把玩手中的iPod Touch。等女巫出來的時候,卻驚奇地大問我:『人呢?』過度沉迷於遊戲的我才發現那兩個女人不見了。望了一下手表,發現已經接近開船的時間,可是等候間旁邊的碼頭卻沒有任何船的影子,也沒有工作人員到等候間招呼我們上船。

 

沒有指示,沒有通報,沒有點子。

 

我望著女巫,『Oh My God』幾個字脫口而出。

 

 

牧言牧語:

1.       眼罩事件後來一直是我揶揄女巫不尊重我的把柄。

2.       我們在圖書館用自己的筆記本上網,沒什麼事,就是在看我最近迷上的『海賊王』(One Piece)。

3.       沒有點子就是No idea的意思,想要表達的就是我和女巫沒有頭緒的意思,應該不會太冷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