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少年歷險記

關於部落格
帶著海豚守護神 我們一起浪跡天涯
  • 33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拜訪Innocent

 昨天早上,我睜開雙眼發現離我原訂起床的時間已經過了半小時。我匆匆梳洗一番,泡了杯咖啡加上餅乾就當早餐。所有東西準備完畢之後,就高高興興要出門到市政廳。正在此時卻發現上個星期才買的交通月票(320克朗)竟然不見了!找了許久都找不著,但為了趕九點半的約會還是不甘情願地出門了。

 

到了市政廳,兜兜轉轉才看到了我的同學們。在哥本哈根市區古老的建築物裡穿梭,我們像是朝向夢想的尋寶者一樣,小心翼翼地踩著石板路,來到我們的目的地,Fruit Tower

 

Fruit Tower其實不是一座塔,只不過是Innocent辦公室的別稱。

 

我們這幾個同學,是在CBS的一門課上認識的,叫Organizing Global Business and Marketing。作為課程的一部分,我們必須選擇一家公司來分析它的外銷策略。有別於一般學生喜歡選擇國際連鎖大公司作為案例(因為資料比較豐富),我們選擇了這一家起步於英國,正慢慢邁向The earth’s favorite little food company”之路的Innocent

 

穿過了正門,一行五人走進了一個西方式的四合院。我們現是看到被建築物包圍的庭院停放了幾輛車子,最顯眼就是InnocentCow and Grass Van(公司運貨車)。達希首先拿起相機拍照。

 

達希是我們組裡的美國女生,是我們五人當中最具批判精神,也最勤奮、努力的人。在我們還未決定題目的時候,她已經找好了整整五頁的資料和參考影片,分析這家公司的好壞。至於另外一個她比較沒有興趣的題目,她也分析了整整一面長,而且都是擲地有聲的尖銳評論。通常來說,這樣的份量至少是要在決定題目了之後,但她的勤奮已經大大超出我的想像了。

 

克莉絲汀則是我們組的另外一個非常勤奮乖巧的冰島女生……嗯,她已經是媽媽了。看外表的話,實在看不出她比牧羊少年大十歲有餘。曾經在職場上待過幾年,也遊歷過非常多地方,經常在課上擺出一副非常認真專心的樣子,讓我自嘆不如。

 

我們非常國際化的小組還有丹麥本地的拉幕斯以及哥倫比亞的荷西。高大威猛的拉幕斯和短小精悍的荷西充分演繹了傳統的北歐人和南美洲人的體態區別,他們站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會讓我覺得很有趣。或許是因為這樣有趣的組合,才會吸引我在第一堂課就選擇和他們坐在一起吧。

 

我們按下了門鈴,進到了他們的辦公室。辦公室的地面都鋪滿了塑膠草皮,營造一種綠色環境以襯托他們公司環保的概念。公司在丹麥的分行不是特別大,只有六七個員工吧。接待我們的是這裡的創意執行,帶著眼鏡的斯文樣子很是討喜。

 

他先是為我們奉上了公司最主要的產品,Smoothies,再詳細詢問我們的問題。經過一番討論,我們都非常滿意他對於我們的解答與幫助,至少我們確切地了解到了他們在歐洲擴張商業版圖的時候,遇到了甚麼樣的問題。作為商業學生,很多時候我們都是故步自封地在紙上談兵,等我們真正上場的時候,我們才發現原來事情都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正是這樣獨特的經驗,才讓我在CBS上到了非常寶貴的一課。

 

臨走前,我們嘗試向那位創意執行拿一些宣傳品以讓我們在Presentation上面派送。他很努力地找了一番,告訴我們說他實在找不到任何有趣的東西。接著他就問我們的課上會有多少人,我們組中不知道誰就報了一個四十八人的數字(其實不只四十八,不過通常不會來齊就是了)。

 

很不可思議地,他就拿了四十八罐Smoothies給我們。當我看著六個疊起來的箱子時,我還在想到底是甚麼。等我知道了那是他們拿來賣的貨物的時候,我整個人被嚇到了。粗略估計,這批貨物市值一千兩百克朗,而他十分慷慨地就免費送給我們了。

 

我不禁感慨到,如果是在香港的話,那些公司的職員早就忙到半死了,怎麼可能有時間來接待我們這些乳臭未乾、沒有絲毫商業價值的大學生。而且去年暑假接了個實習工作打電話到台灣公司做問卷調查,鴻海的職員根本就不甩我這些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小鬼。

 

是文化差異還是工作量不同的關係我無從得知,但是抱著滿滿的Smoothies回家,我就開心得不得了了。

 

 

牧言牧語:

1.       後來回到家證實月票的確是不見了,成為我鬱悶一整天的理由。

2.       Smoothies要怎麼翻譯我想破腦袋都想不出,有誰有甚麼好點子嗎?

3.       結果今天的Presentation我們一共派掉了46瓶,只剩兩瓶給我們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