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牧羊少年歷險記
關於部落格
帶著海豚守護神 我們一起浪跡天涯
  • 34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陽光下的滿足感

 大概是前一晚搭火車沒有睡好,我們狠狠地睡到了十點多才起床。

 

我推一推身邊的女巫,把她弄醒之後一起去弄早餐吃。說起來真奇怪,起床之後有一種空虛的感覺,我問女巫道:「我們今天要幹甚麼?」她聳了聳肩,說:「不知道。到附近逛逛吧。」弄早餐的時候,我就到客廳稍微朝外一望,看到屋外一片雪景,遠處波光粼粼的海水,還有一片雄偉的雪山將小屋包圍。整個世界彷彿停在了一個瞬間,天地萬物都在這一片雪景之中沉睡,大有「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之感。

 

沒有任何計畫的我們就這樣悠閒地吃著早餐,一邊上網開始看海賊王的動畫。這樣的頹廢讓我心裡有些忐忑不安,好似我們正在浪費時間。

 

女巫放鬆的表情讓警張的我有些慚愧。也許來到這一種寧靜的小鎮,就應該要好好放鬆,不要甚麼老想著趕錄吧。以前總覺得來旅行就是應該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看最多的東西,用最少的金錢去最多的國家。隨著旅行的經驗慢慢累積,才發現旅行所追求的應該是深度而不是寬度。一開始到歐洲,總想著要在這半年去很多很多個國家。可在旅程結束了以後,卻有種頓悟,地圖上的虛線之不過是人類劃出來的疆界,我相信真正的旅行沒有國土之分。我不在乎自己去了多少國家,只在乎我走了多遠,經歷了多少。

 

老伯這時來敲了我們客廳的門。他和我們打了招呼以後,把我們帶到儲藏室將腳踏車借給我們。我們問了問租借的價格,老伯卻聳了聳肩說他不在乎價錢。「今天會有漁船回來,我可以帶一點新鮮的魚給你們。」老伯為我們指引了方向,叫我們十二點半的時候去附近的一個碼頭,他到時候會在那裡工作,清理新捕上岸的魚貨。

 

於是我們稍微整裝,就騎上了鐵馬,到除遊逛。

 

 

 

雖說Lofoten本來就是一個人口稀少的地區,但仔細研究還是略有區域性的分布。四個大島中,較北部的兩個島VestvågøyAustvågøy比較工業化,人口也比較多,都超出九千人。而南部的FlakstadøyMoskenesøy 保留濃厚的漁村色彩,人口較為稀少,約各一千多人。而我們居住的Fredvang位於南部,也不是甚麼著名的旅遊景點,所以為數不多的居民都是本地人。

 


 

 

我們沿著海岸慢慢踩著。在雪地上踩車並沒有想像中那麼浪漫,因為路上的積雪就像細沙一樣,輪胎劃過便散開來,如果技術不好的話,車頭很容易左搖右擺。挪威的腳踏車坐墊都比較高,所以女巫騎得有點狼狽;少年中學的時候是騎腳踏車上學,所以用點時間適應了以後,就得心應手。

 

這裡的地形高高低低起伏不定,但來往的車子不多,慢慢騎著也不會有車子催促你。有些地方坡度稍大,需要推車上斜。所幸此時陽光正足,四周優美的風景環繞,慢慢推著車也變成一種幸福。

 


出發了,女巫!


騎著鐵馬,我們邁向夢想的旅途。




當地的信箱都是綠色的。


住在這樣的小屋應該也會很幸福吧。

野渡無人舟自橫

 

 

我們先回到屋裡吃午餐,再步行到附近的魚廠探訪老伯。魚廠附近停滿了車輛,大概都是魚廠的員工。我們在周圍繞了好久,看到了漁船,也看到了員工正在用運輸車將一箱箱的魚貨搬到工廠裡,還有許多工人在魚廠裡清理捕獲的魚。但門口掛著外人禁止進入的標語,我們也看不到老伯的身影。不確定老伯指的是不是這裡,所以也不敢亂闖進去。於是我們倆只好在外逗留了一陣,細細研究那一箱箱堆疊起來的魚肉。

 

「這麼多魚,我們偷走了一條他們也不知道。」女巫開玩笑地說。

 


老伯工作的魚廠。

一箱箱的魚。



其他的魚廠。




魚廠的門口上很可愛的圖案。

停滿船的漁港。

小小但是很精致的碼頭。

 

 

見不到老伯有點失望,我們不死心地到旁邊的另外一些魚廠看看。但這些魚廠貌似都不在營業,只有一間有個剛靠岸的魚船,卻只有三兩個人在工作,看來老伯也不在其中。沒關係,乘著天氣好,我們繼續散步。

 

驕陽之下,附近的小孩在坡地玩滑雪,還有幾個成人沿著行人道越野滑雪(Cross-country Skiing),我們則在欣賞這純樸的寧靜。有陽光,有藍天,來到北歐的冬天才發現如此簡單的美麗是如此珍貴。入冬之後,這些地方可能連續一兩個月都見不到陽光與藍天,所以一出陽光,大家都興奮得沖向室外。即使外面還只是五度、八度,只要有陽光,他們已經可以坐在路邊吃冰淇淋曬太陽。來自赤道國家的我本來不明白,但是在連續一個月被困在大雪之後,我完全可以體會「重見天日」的幸福。

 

散步完後,我們回到家中,繼續為了肚子和海賊王奮鬥。餓了就吃,吃飽就睡,睡醒就看戲。雖然說這是一些在哪裡都可以做的事情,我們大可不必跑到這麼遠來做這些事。但在群山環伺、山明水秀的這種地方,忙碌變成了一種庸俗。也許只有做著讓自己快樂的事情,才能對得起這樣的寧靜吧。

 

落日之前,老伯又來敲了一次我們的門。這一次,他帶來了一碟鮮嫩肥美的鱈魚送給我們。他說中午的時候曾經看到我們在魚場外徘徊,他叫了我們幾聲,但我們似乎沒有聽到就走了。我們不禁惋惜,原本有機會參觀魚廠的呢。一番交談後,老伯決定帶我們去超市買東西,於是我們就乘著他的車到最近的小鎮Ramberg

 


 

羅浮敦地廣人稀,公共交通也不甚發達。冬天的時候,錯過一班公車可能要等兩個多小時才有下一班。老伯非常熱心,似乎把駕車載我們出去當成了一種義務。Ramberg的超市比起想像中的大許多。我們買了一些簡單的食材,如牛奶、牛油、義大利麵等。正當我們在挑選麵包的時候,一位路過的職員很好心地用挪威語問了我們一些甚麼。後來意識到我們是外地人,她簡單的吐出了幾個字「Fresh bread?」,我們拼命點頭。

 

幾分鐘過了,她拿了一個熱騰騰的麵包給我們。麵包散發出來的香氣讓我想起了夜市的小吃,從沒想過原來麵包的香味可以那麼誘人。更重要的是,這個麵包是當地人善良親切的禮物。

 

女巫說,果然鄉下的人都比大城市的人熱情。白天我們一起散步的時候,路上的行人都會像我們打招呼。這種親切是她在奧斯陸的那兩個月沒有見過的。

 

回到家以後,我問了自己今天到底見識了甚麼。我想答案是沒有,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心中就是有一種被溫暖和感動充滿的滿足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